2022-08-20 04:28:11
首页 国际 港澳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高层 学习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行业新规提升从业门槛 剧本杀告别“野蛮生长”迎来强监管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7-14 09:37    点击量:2336    

  剧本娱乐经营场所应备案剧本脚本名称、作者、简介、适龄范围等信息;设置的场景不适宜未成年人的,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设在居民楼内、建筑物地下一层以下……近日,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让2021年火爆出圈的社交新宠“剧本杀”告别野蛮生长,迎来强监管时代。

  新规对于经营场所的限制让去年开店的尹先生关闭了位于地下空间的一家剧本杀店。而作为京城首批线下店从业者,小溶(化名)认为,监管固然给剧本杀从业者划出条框,但也提升了行业门槛,倒逼此前狂热入局的商家进行自我提升或退出市场,从而让这一新兴行业更加规范和健康发展。

  行业新规提升从业门槛

  自今年4月底,北京持续一个多月的疫情让线下娱乐场所过得有些艰难。小溶的三家线下店如今剩下了两家。“新规对经营场所的限制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线下开店的成本。”小溶认为,这提升了从业者的门槛。而通知里提到的“经营范围登记为剧本娱乐活动”,让小溶觉得剧本杀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正式身份,不再是一个“空白类目”。

  在2021年剧本杀火爆出圈时,行业内涌进了大批“淘金者”。相比一些正规店花掉百万资金去引进剧本、打造场景,一些店家可能在居民楼里租套房子,买些盗版剧本就仓促开店。低廉的投入自然也无法提供较好的剧本游戏体验。“有些玩家兴冲冲去体验,却被一些不专业的店伤到,这让整个行业发展受阻。”小溶坦言。

  作为剧本杀爱好者,尹先生去年租下某小区的地下空间开了一家剧本杀店。然而,疫情和新规让他最终决定退出线下实体经营,计划和朋友投身剧本发行领域。

  发行方呼吁关注版权保护

  新规同样对剧本的发行方起到规范作用。MW剧本工作室创始人小铭刚刚去长沙参加完剧本展会,推广工作室的剧本作品《鉴宝》,剧本杀的新规也是不少从业者讨论的热点话题。

  “新规虽然没有直接规范发行方,但是提出了店家要对剧本进行备案,并且使用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剧本脚本。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规范了剧本发行方,要创作更优质和正能量的作品。”小铭认为。

  记者了解到,虽然前几年确实有剧本杀作品存在着打擦边球、靠黄暴内容博眼球的问题,但近年来,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少。在游戏机制、推理手法、气氛营造、剧本内容等方面下功夫已经渐渐成为业内共识。

  与此同时,小铭等剧本发行方更关注的是剧本的版权保护问题。“这次的新规更多是规范了店家,但没有太多涉及剧本的发行。这意味着,目前我们发行的剧本仍处于一个较为空白的类目。”由于剧本不像图书拥有书号,因此也无法享有著作权等权益,一旦遭遇盗版,面临着维权难题。

  盗版是剧本杀诞生多年来的老大难问题。登录电商平台,可以看到大量售卖盗版剧本的店家,原本售价五六百元的正版剧本,可以用十几元甚至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电子版。此外,还有店家售卖“高仿剧本”,客服声称“一比一完美复刻正版剧本和相关道具”。

  疫情下店家尝试破局

  今年以来,疫情在北京、上海等多地散发,给线下商业带来冲击,一些剧本杀店也面临着生存困境。在终于等来“正式名分”后,这一行业的整体情况如何?记者走访多家剧本杀店了解到,一些剧本杀店正试图通过增项式发展、瞄准细分市场等领域破局自救。

  方先生是一家剧本杀店的老板。今年以来,眼看着露营风潮火热,他想到了与露营营地合作,提供剧本杀服务的方法,开辟新的收入来源。“与露营营地合作后,我们的主持人会带着客人挑选的剧本以及相关道具,提供专业的‘外卖服务’。这也成为了我们的一个增项收入。”方先生说。

  还有剧本杀店瞄准了细分的儿童市场。市民姚女士惊喜地发现家附近开了一家儿童剧本杀店。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去店内踩点后发现,店内的剧本全部是针对儿童专门设计的。“我们几个家长给孩子们组了一局,孩子们玩后很喜欢。”

  小溶则在开店的同时,做出了培训主持人的探索。“我们从去年开始做了多期剧本主持人培训,就是为了能培养更专业的从业者,提升玩家的游戏体验。”这次新规出台后,小溶觉得行业有了正式“名分”,也提升了从业者的信心。“相信会有更多年轻人加入进来,让剧本主持人成为一个专业度高的新职业。”(记者 赵语涵)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