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9-25 09:49:15
首页 国际 港澳    华人 中国 社会 领导 地方 人物 城市 反腐 财经 金融 证券 科技 汽车 食品 法治 关注 聚焦 舆情 传媒 企业 职场 房产 能源 安全 国内 夕阳红 访谈 电视 军事 教育 理论 文史 历史 文化 旅游 时尚 环保 体育 健康 农业 书画 图片 评论 公益 论坛 交通 娱乐 高层 学习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聚焦

某些职校实习乱象仍然存在,实习要“靠谱”更要靠谱去实习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23-09-13 13:25    点击量:323    

  阅读提示

  眼下,日渐成为人才市场香饽饽的职校生,却在顶岗实习这一重要环节受到多方诟病。少数职校打着“校企合作”“工学交替”“顶岗实习”等旗号,以各种强制手段让学生成了廉价劳动力。与此同时,有不少职校生实习“混日子”“被动学”。职校生进厂过渡期究竟要如何“渡”?

  “学生去年才入校,都在十六七岁左右,校方催促家长交纳学费后,才告知学生要去浙江某厂实习4个月。”近日,在未提前告知并征得同意的情况下,四川绵阳一所职校于9月初开学季便安排学生赴外省实习的“神操作”,瞬间让家长们“炸开了锅”。尽管校方及时对实习安排进行了解释和调整,但针对此次事件引发的广泛社会讨论,仍然使正在努力向上的职业教育,在社会评价上又增加了一个减分的“实锤”。

  眼下,日渐成为人才市场香饽饽的职校生,却在顶岗实习这一重要环节受到多方诟病。一方面是有些职校“廉价工”“卖人头”的乱象仍然存在,致使学生权益不保、家长怨声载道;一方面则是部分职校生进厂后带着“混日子”“被动学”的消极心态,让校方陷入两难、企业犯难的尴尬情境。

  职校生进厂过渡期究竟要如何“渡”?“实习要‘靠谱,更要靠谱去实习’”成为《工人日报》记者在多方采访过程中听到的普遍呼声。

  16岁学生要每天工作12小时

  刚给孩子交完9160元学费,就被告知9月15日学校要带学生离川赴外省实习,每天不仅要工作12小时,还要轮值夜班,并且实习岗位与所学专业并不对口……刚开学不到一周的时间,谈及正在读职校高二的孩子被校方如此安排,赵女士的言语间尽是气愤,“还是16岁的学生,专业知识还没学多少,怎么就要被送进厂?”

  记者发现,赵女士所提及的这所涉事职校,近年来多次因学生实习问题被诉诸舆论,其中还有爆料称其用毕业证威胁学生参加实习。但校方始终坚称实习完全遵从学生自愿。在近日出现的风波中,校方则表态称“学生也可以自己找企业实习,对于夜班问题,会根据学生实际情况与企业交流,做出调整”。

  职业教育离不开去广阔天地实践锻炼。到实际工作岗位实习,将课堂上学到的内容与工作实践结合,对于职业学校学生而言,尤为重要。早在2016年4月,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有针对性地设置了实习的底线;2021年,教育部等八部门又修订了该规定,以1个“严禁”、27个“不得”为实习划出红线。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似乎仍难以有效禁绝“学生工”乱象。

  “虽是极少数职校行为,却对职业教育发展全局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工人日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多家职校招生就业负责人对此表示,打着“校企合作”“工学交替”“顶岗实习”等旗号,以各种强制手段让学生成了廉价劳动力,不仅侵犯了实习生的权益,影响着他们的就业观,也让更多家长对孩子的职业教育选择望而生畏。

  关键的职场“热身”期

  “入企进厂实习,是职校生关键的职场‘热身’期,归根结底,校方是最关键的‘守门人’。”成都交通高级技工学校建校40余年,目前与成都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办学。近年来,该校依托国企优势资源,积极探索“国企搭台、产教融合”新模式,切实打通职业教育与产业需求的“最后一公里”。

  “优质的实习,事关职业教育的质量和职业教育的形象。”该校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校内校外实训基地的打造、专业实训课程的开发,优化教学内容以及教学方法,既满足企业实际用人需求,也为学生实习工作保驾护航。截至目前,该校已累计面向运营一线输送轨道交通领域高技能人才超4000人。

  “历时8个月的实习,让我现在正式进入工作岗位后,迅速实现了角色的转换。”当前,开设订单班成为职校的普遍实践,成都交通高级技工学校2019级变配电班毕业生田丹丹便是受益者之一。作为学年唯一的配电专业订单班,去年顶岗实习期间,21名学生全部进入对口岗位一线实习,每一位学生都由一名工班所在的高级工师傅进行一对一指导。

  “配电专业设备更新迭代快,书本知识会滞后于生产一线的实际情况,顶岗实习是将理论消化结合在实践中的重要缓冲期。”订单班拥有优质的实习保障,田丹丹觉得特别幸运。从第一次走进真正的工作环境、到第一次近距离聆听现场教学,再到认认真真完成指导老师布置看似简单操作的实操任务,田丹丹每一天都能感知到自己的细微进步,无论是心理还是能力水平,都距离岗位要求越来越近。实习期满后,她便被分配至成都地铁运营有限公司设备维保公司白莲池运行监控工班试用,“还在考察期,但有信心通关成功”。

  进厂也有广阔天地

  到所辖线路各站点开展防汛检查、消防检查,更换灭火器封条,对设备进行卫生打扫……事实上,由于配电工作的特殊性,田丹丹在顶岗实习期间只能做一些非常单一的辅助工作,涉及到相关设备的故障检修,就在指定位置远观,但由于勤奋且踏实肯干,备受师傅赏识,她便一点点“看”到了门道,学到了本事。

  “遇到‘靠谱’的实习生,我们都分外珍惜。”职校毕业十余年,成都瑞雪丰泰精密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工艺主任(程序)杨建林一步步从基层走向了管理岗,也从曾经的徒弟成长为别人的师傅,同样也切实感受到了职校生实习风气的变化,“过去求着师傅教我们,现在却是求着学生好好学”。

  “实训不是试用,而是找师傅传授经验,很多东西学校里面学不到,只能手把手地教,但并不是所有学生都会认真对待。”杨建林告诉记者,企业的初级岗位,往往拿不到较高薪资,所以即便企业与学校建立了合作项目,但留不住人也是当前面临的现实,“一些职校实习生‘混日子’‘被动学’,为的就是完成实训,拿到毕业证”。

  “避‘重’就‘轻’显然不长久,通过岗位锻炼,习得一技之长,这是受益终身的职业发展之路。”杨建林说,当前发展职业教育、培养大国工匠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战略,升学、技能等级的认证与转换等很多政策都在向职校生倾斜,一步步脚踏实地地干,进厂也有值得期待的广阔天地,希望这一点能够在社会层面进一步得到共识。(记者 李娜)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